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撩怼/许言】花铺上的冰淇淋糖霜


☆是 @西至暮色 小可爱的点文

☆花吐,还有背景架空重设,青春校园爱情故事【不是

☆吐的花:李泽言—茉莉,许墨—白玫瑰

☆在这里稍微魔改一下花吐症,加上一个相爱之人接吻并承诺爱情时,会吐出最后一朵代表了他们爱情的花的设定

☆一开始本来想让怼怼吐蝴蝶兰的,蝴蝶兰的花语是博学,很适合许墨了,但是想到了茉莉的花语更刺激于是……

☆外撩内小腹黑的17岁许撩撩X外冰山内纯情戏很多的17岁李怼怼,给李总加了个私设,李总人特别冷漠是因为刚进新学校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子于是选择了高冷【装逼】

——

恋与高中的图书馆向来安静的可怕,不知是为什么,像是有共同约定一般,任何学生踏入这里都会自动闭上嘴,连呼吸都是缓缓的小心翼翼

三楼的图书分类是社会类,在最后面一层的书柜旁的桌椅那,李泽言就待在那一个人安静的看书

正是青春的时候,俊秀的少年细碎柔软的额发有点俏皮的卷向一边,墨黑柔顺的发丝里有几根不太乖巧的翘起,白皙的皮肤上是健康的红润,脱离婴儿肥不久的脸上满是专注的神色,他一双紫罗兰般通透纯粹的眼睛眯起看人时显得有点高傲和审视的味道,但瞪圆时却像极了猫眼,倒是可爱的紧

可惜他的性格可不像他的外貌一样讨好,是个的硬冰山,少年人的眸子虽像块完美漂亮的紫色琉璃,却几乎不带任何情绪,幽深的像极了黑夜,颇有些凉薄冷情。

此时的李泽言抿着唇,皱着眉,右手无意识的打转一支笔

突然喉头一阵酥痒打断了他的思绪,李泽言丢下笔,难受的拧眉,他先利索的把书倒扣在桌面上,然后用手挡着嘴,有些猛烈的咳嗽起来。呛出的眼泪濡湿了他的睫毛,可越是咳那阵酥痒的感觉越是明显,喉咙和胸口传来堵塞的感觉,几乎窒息一般,终于他在差点就要呕吐时感到了一阵轻松,随后便是一阵舒适的惬意

李泽言这才隔着泪花看见米白的桌上掉着的好几朵白色的花瓣

“……什么?”李泽言皱眉捏起一片花瓣,刚刚呛出的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温吞的滚下,他的眼睛和鼻子红红的,尤其眼角像是刚被搓揉过了一样,简直像只被人欺负过的小兽。

李泽言忍着像是眼里后余症一样难受的酸胀感把花瓣都拣进口袋里,只留一瓣拿着,然后低头琢磨着这片被指尖蹂躏着的花瓣。不料脸颊突然触到一阵冰凉的丝滑,李泽言眯起一边的眼睛,那片丝滑就顺势在他的脸颊上擦拭,抚着眼角边柔软的皮肤

李泽言微微扭头,就看见一个熟人蹲着身子抬手给他擦脸

“……许墨?”

被点名的家伙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把手帕贴上李泽言另一边的脸颊。“你干什……!”许墨捏了一下李泽言通红的鼻尖,对方先是瞪圆了眼睛,然后便是带着怒意的眯眼瞪他,像是在训斥他的无礼

怒气给这双眼散去了冷漠,倒灵动了起来。

“怎么哭了?”“关你什么事。”李泽言捏紧了花瓣冷哼一声。许墨也不恼,还是挂着刚才那个温柔的笑,“谁欺负你了吗?”

“没有。”李泽言后移了一下椅子站起来,冷眼扫了下蹲着的许墨,“不要随便碰我。”语毕,抬脚就走了

没人注意到刚才许墨捏他鼻子时他小小的慌张和耳根的涨红。

蹲着的许墨从口袋里摸出一片白色花瓣,脸上是有些复杂的神色,他把花瓣放在了摊在手掌上的手绢上。

这是一片玫瑰的花瓣,他的指尖抵上白玫瑰花瓣,“他好像还是不太喜欢我……”许墨皱着眉小声喃喃,“但是刚才逗他的时候反应不是也很抗拒。”花瓣纹路细腻的手感让许墨回想起了李泽言皮肤的触感,他拢起五指连同手绢一起罩住花瓣

又是一个笑容,不过有点无奈

“好吧,那只能慢慢来了,谁让我喜欢上的是这么一个……难接近的人呢。”

……

许墨其实从高一开始就注意李泽言了,俊秀的少年在骄阳下依旧是挺直背走的,紫罗兰的眼里是毫无情绪的冷漠,许墨差点以为自己看见的是人偶娃娃。然而下一秒,他就走到了李泽言面前

好看的人偶娃娃敛着眼睛看着他,许墨露出一个他的标准笑容说道,“同学,你是这届高一的新生吗?”

李泽言压根没理他,还是那副表情看着他。

许墨倒也不尴尬,继续挂着笑容说:“其实我也是,不过我现在还不太懂学校里的建筑,看你是要去图书馆的,介意带上我吗?”

李泽言绕开他直接走了过去。

这下就算是许墨也是有点尴尬的了,但还没等他尴尬完,李泽言有点清冷的声音就传来,“自己跟着。”

嗯,大概就是这样认识的了。

许墨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喜欢上李泽言的。

刚和李泽言认识那会,心细如许墨,很快他就发现李泽言的冷漠只是用来掩饰他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对方的内里其实还是个蛮柔软的人。

就比如说李泽言的舍友白起一日在打篮球,随手把衣服甩给了场外的李泽言,本来李泽言还有些事情,但还是一直拿着白起的衣服等着他打完

就比如说李泽言的另一个舍友周棋洛某天想吃布丁嚎了整整一个星期,下星期李泽言就提着两杯布丁塞到了他手里

就比如说班里的值日生忘记值日了,李泽言也会帮忙值日

就比如说……

总之,有非常多的小细节能够证明李泽言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

但是这个温柔的对象里,从来不包括许墨。

自从那一次尴尬极了的相识后,许墨(单方面的)和李泽言成为了朋友,虽然也不确定算不算朋友,但是看他也不拒绝自己找他一起去吃饭,许墨还是认为李泽言有把他算进朋友的范围内的

但也只是这方面,实际上李泽言从来都不关心许墨(他自己这么认为),如果许墨不主动找他那么李泽言可以一个星期都和许墨不说话或者许墨一星期都和李泽言说不上话

虽然平时说话都是嗯哦几个字。

许墨可不是什么看着猎物对象什么都不做的人,但这些日子明里暗里的他都耍了好几套了,奈何对方就是,不为所动。

于是俩人就这么耗到了高二,而且最近许墨又莫名开始咳起了花,这让他不由的感到似乎有个倒计时在脑袋上狠狠的跳,而且每过一天就要噼里啪啦的怪叫几下,整得他命不久矣似的

但是暗恋对象油盐不进,这就让陷入情网的许墨同学非常苦恼了。

……

嘘,说个秘密,其实李泽言特喜欢许墨。

大概是一见钟情这种俗套的烂梗,表面高冷其实内心有点紧张的李泽言第一次踏进高中的校门,在熟悉了几天之后往图书馆去的路上碰见了一个笑容温和的俊美少年

李泽言顿时心跳漏了半拍,愣在那里硬是没听清对方的第一句话。

这就很尴尬了啊。于是李泽言只好维持表情,认真听着对方的第二句话

听清楚了第二句话的李泽言:……

你要我怎么带你?带飞吗?

思量着刚认识不久的舍友白起在游戏里带飞别人的做法,于是李泽言绕开许墨径直走过去,不忘留下一句:“自己跟着。”

嗯,毕竟白飞飞同学说过,带飞这种事就是要凸显出自己牛逼的样子,才能更好的带飞别人。

李泽言同学算是个比较纯情的男生了,几乎不怎么接触情啊爱啊,每天面对的就是学习刚硬的怀抱和九科王八蛋的微笑

第一次走上暗恋的舞台(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计较对方是个男性),李泽言有点不知所措,于是就他本着自己最诚实的第一感来做出反应——躲。

结果这一躲,弄得许墨找他的频率倒是频繁了,这么频繁,他又开始急了,他一急,对许墨的脸色就更不好了。

李泽言同学每天要扛四科理科一科文科还有一科不知道是那一边的科的爱的轰炸,还要花心思想许墨碰他摸他说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摸头是什么?他也很喜欢我吗?

为什么要掐脸?他喜欢吗?

为什么要说我可爱,可爱是形容男生的?

……他到底什么意思?

于是李泽言被弄的不胜其烦,只要许墨一碰他,他就瞪着眼看许墨,并凶巴巴的说你不要碰我。

许墨:……哦。

就在这么一大出《好想急死你》的戏如火如荼的上演到一半,看破不说破的白起同学的爆米花吃到一半的时候,我们的主题终于姗姗来到,并给力的一抖设定让这出戏的两个主人公染上了传说中的花吐症

结果一个差点把正在吃饭的许墨呛死,一个差点把正在看书的李泽言窒息死。

在莫名其妙咳了一段时间的白玫瑰花瓣后许墨终于选择了查资料,这一查,让他觉得自己脑袋上的那个猛刷存在感的计时器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了

不治之症啊,要两情相悦的吻啊。

许墨捏着花瓣心里无奈的叹气,这两情相悦……怎么……就觉得有点难办呢。

资料里说吐的花是和心悦对象相像的花

白玫瑰吗?

花语好像是……

「我是唯一与你相配的人。」

这倒是挺符合李泽言那个有点高傲的性子

许墨笑了笑。

……

“花吐症?”李泽言拧着眉,电脑显示屏里显示的文字让他不由得有些烦乱

还有点期待。

早就去问了对花草有研究的亲戚,李泽言总算搞懂了他吐的这是茉莉花,虽然听起来娘们唧唧的和许墨一点也不像,但是去查了一下花语后李泽言就选择了闭嘴

「你是我的」

在李泽言的印象里许墨不止一次有表面的温柔,更多是笑容后面的一些腹黑举动,这也让李泽言成功的看不透他,也导致纯情的李泽言同学一见钟情的心往更深的泥潭里扎进去

茉莉这样略带腹黑的霸道花语,和许墨到还真有点不期相像。

……

许墨和李泽言是不同班的。

这么说,许墨是在李泽言隔壁班,同为理科班,上课的老师都是一模一样

于是老师们为了方便,常常会让这两个班的学生互改作业本,尤其是数学老师,很喜欢这种省力还能让学生知道易错点的办法

一日,又是平常的一次换改作业。李泽言随手留了一本,就把剩下的本子往后传了

然而等他看清楚手里本子的姓名栏时,他第一次觉得作业本也烫的像个山芋

许墨。

李泽言差点绷不住表情,喉咙又有点发痒了,他有点抖的翻开了这个作业本

……前边作业全优啊。

许墨的字干净利落,劲瘦有力,有点像瘦金体。李泽言翻看着许墨的作业,不由得觉得赏心悦目起来

等等,这是什么。

李泽言好奇的看着许墨作业本上某页没有擦掉的铅笔印,眼睛因为好奇微微瞪圆,形成漂亮的猫眼

“李?……李…洚?嘉?暮?欢……嗯欢什么……?”

“是亲戚朋友(的名字)吗……?”

差一点点呢,许墨。

……

高三,快高考了。

看破不说破的白起同学爆米花都不知道吃了几桶了,连周棋洛都加入了围观的行列

然而两个当事人却依旧没有捅破,只有花是吐的越来越多

许墨觉得自己脑门上的计时器快跳到零了,可是暗恋对象还是一副高冷直男的模样

李泽言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许墨各种不明意义的动作,一边脸红慌乱,一边选择回避和躲藏

一个是因为喜欢对方被冷待而不知所措,一个是因为喜欢对方但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也喜欢他所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而不知所措。

这怎么办?大限将至了都

于是在临近高考前的最后几天,也是许墨觉得自己的计时器快跳零的最后几天,许墨选择了用直球一搏

明里暗里暗示的也够多了,直接用直球吧。

——

“泽言。”温和俊美的青年把另一个俊秀的青年堵在教学楼墙角,他掐着他的手抵在墙上,低着头靠在他耳边

许墨的声音很轻,但是李泽言却听的很是大声

紫罗兰的眼里第一次褪下所有凉薄冷情,第一次盛满了慌乱和……

和一点点的希冀。

许墨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桃花眼弯弯的,潋着一汪湖水。他的声音低沉,轻声说话时像极了情人间的呢喃

“泽言,”他说“我喜欢你,三年前就是了。”

“给你十秒,要是不回答就当你也是了。”

语毕,狠狠的亲上了李泽言的唇

李泽言被对方发狠的攻势吓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来许墨早已撬开他的齿关尽情挑弄他的舌头,气也不让李泽言喘一下,实在是在狠狠的发泄着三年的积累

李泽言被亲的迷迷糊糊,大脑缺氧,连嘴角流下了唾液也没察觉到,等许墨伸手进去扒开他衣服捏了一把腰时他才猛的清醒过来

然而十秒钟早已经过去了。

“松开,松开许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李泽言才把许墨推开

许墨敛着眼,一副乖顺的样子。

成吧。李泽言叹气,他用另一只没有被许墨掐住的手拉上许墨的衣领,紫罗兰的眼睛眯起来,带着他看人时的高傲和审视

“我也喜欢你,三年前就是了。”

然后一把扯过来,又是一顿猛烈的缠绵。

……

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李泽言的吗?

或许是从一开始,这个少年心底柔软又有些单纯的温柔,打破了许墨所有的以为,从本真开始一点一点的吸引了吧。

……

好不容易分开,李泽言感觉喉咙里又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而且还是一大团。他踉跄倒在许墨怀里咳起来,许墨赶紧拍着他的背

一朵漂亮的桔梗花掉了出来。

……
“以后别帮白起拿衣服了。”

“也别给周棋洛做布丁了。”

“……大惊小怪。”

——
end
——

桔梗花语:永恒的爱,真诚不变

那个铅笔印是:李泽言,喜欢你。

话说被我写的这么烂……真的好对不起。。。

评论(1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