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星体」


/诡异言情风
/花店老板格瑞X???罗斯
/剧情拖沓注意
——
雨后小镇,桔梗垂着花瓣滴着雨露,天空似明镜般被洗的无暇透彻。
蓝发的旅人背着行囊,漆黑的皮鞋踏过水洼溅起的水花沾湿了蕾丝边的裙摆和蝴蝶结缎带。
而旅人却丝毫不在意缎带丝绸上染着的朵朵水渍,嘴角笑容仍然晴朗而甜蜜,蔚蓝的眼里仿佛装着整个世界。她抱着一本厚厚的书侧过身来,声音如同被泡的发腻的白糖水,溶液直达饱和白砂糖却仍然过多般的甜腻,
“同旅的行者,想听个故事吗?”
她问。
指尖分开书的扉页,带笑嘴角轻声念起
“听听吧,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故事,无人倾听了……”
———————
雨后的晴天,薄翼般淡色的彩虹挂在云间,露水滴答流淌着过雨云的旋律
格瑞抬手抚弄着铃兰的枝叶,用小小的毛刷小心的刷去花上沉重的雨水
阳光似薄纱般却又逶迤地笼罩着这个小镇,水洼反射出晶亮的光芒,收拢在富贵竹油绿的枝间。向日葵向着太阳的花盘兜兜转转,日复一日如同岁月的年轮转啊转,追逐着寻不回的遗憾的门槛
白色玫瑰燃着雪亮的火焰,与红色玫瑰交织在一起拥簇着蓝色妖姬的花瓣
精致漂亮的小小花店,天花板挂满了藤蔓和风铃,似乎在号召着所剩无几的夏日再停留几日
格瑞抬起手,轻轻拨弄了一下风铃,玻璃的铃壁撞击着发出叮咚清脆的声音,伴着湿冷的微风流去远方
友人的笑声从店边小路传来,叶片上折射的水光揉进了点点阳光,笑声和欢谈声穿行在叶间,鸟儿也沾上快乐的情绪,翩飞在阳光中
“格瑞!!”金两三步跑上花店前小小的木制台阶,紫堂跟在后边也走了进来
向日葵弯了弯花盘,似乎是在欢迎他们的到来
格瑞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继续用小毛刷刷着铃兰花
“格瑞格瑞我跟你讲我昨天在市场里发现了一朵很漂亮的花!”金兴奋的拍了拍手,“就在那个北边角落的地方,黄澄澄的!”
“一起去看嘛格瑞?”
“不了,我今天还有事。”
“啊对了,南街的王妈说让你去市场拿豆腐,她给你留了点新切的豆腐,所以等会你记得要过去啊!”
百合卷着花瓣,花蕊在空气中一摇一晃。
“嗯。”
“那我们先走啦!对了那朵花,一定要去看啊!真的超——漂亮的!”
友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一声胆怯的问好
“你……你好?”
黑发的女孩穿着针织衫和A字裙,额边缀着一个小小的流苏
格瑞停下手里的工作转身问道:“你好。要买点什么吗?”
“我想买薄荷花……”
“是送给毕业的同学吗。”格瑞弯腰捧出一小盆薄荷,“花期还没到,8月左右才会开。”
“我听说薄荷花是重逢的先兆,它的花语是愿与你再次相逢。所以我想送给刚刚离开的爱人。”女孩接过那盆薄荷,笑容里带着不明显的悲伤
不用明言,女孩口中的所谓离开的意思已经明了。格瑞沉默了一会,说道,
“他会和你相逢的。”
女孩笑着付了钱,抱着薄荷转身离开了。
死者已去,生者自悲
清晨阳光不太热烈,兜转到了午后,格瑞咬着苹果糖眯起眼睛注视着灿烂阳光折射出斑驳陆离的光芒
“我出去一下。”他背起小包锁上了花店的门,玻璃门外依稀还能看见满天星璀璨的笑容
风铃咿咿呀呀吹着旋律,目送着格瑞远去
市场到了午后依然吵杂,格瑞首先去了南街王妈的卖铺拿到了豆腐,在王妈欣赏而慈祥的目光中说了声谢谢
“谢什么啊,小伙子吃多点才能长得好!”
湿润温暖的风,抚吹过格瑞的额发。
接着,格瑞去了北边的那个角落里
那里果然有一朵黄色的花
格瑞蹲下身,端详起了这朵被金所赞扬的花。
它吐露着青涩的花瓣,雨滴压弯了茎却仍然倔强的抬着花朵不肯低头,鎏金色的瓣中延伸着点点淡黄转向奶白
格瑞突然间就想到了满天繁星,都揉碎在这里
小小的花,如同破碎的星辰般耀眼,它享受着一米阳光,用灿烂将身后的黑暗通通照亮。
是一朵很美很美的花,倔强乖张,粲然张扬。
格瑞起身,准备离开
“喵……”突然一声叫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小猫咪有着和花一样鎏金的毛发,耳内却是黑色的绒毛,它迈着步仰起头冲格瑞叫了一声
格瑞侧过身有些楞,他看着这只小猫高傲的甩起尾巴眯起眼睛,似乎很不屑格瑞的反应
阳光在它的猫瞳里碎成了一片澄清
它和格瑞对视了一小会,便卷起尾巴转身离开了,步伐稳当傲然,犹如傲慢的王者
格瑞看着它的背影,阳光落下一片空白。

“这便是他们的初次相遇了。”蓝发的旅人念道,“初遇,总是偶然而平凡的。”

格瑞在不久之后又一次见到了那只猫咪
泥泞的小巷里,四处摆放的垃圾,破旧的铁丝网,猫咪黄金的皮毛上沾染着粘稠的泥巴,褐色杂在毛中,细雨打在身上溅起朵朵浅红色的血花
它睁着眼睛,无声的注视着天空,最终扭头闭上了双眼
格瑞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突然间要来到这个破旧的小巷,也许是因为细雨太过朦胧激起了多愁善感的思念,或许是因为诗寇蒂手上的无名书中已经划好了轨迹该要一一前行
格瑞小心翼翼的蹲下身,把脏兮兮的小猫咪抱起
夕阳斜下去,夏日终究快要消失殆尽。

猫咪在格瑞的花店里住下了,它扎着雪白的绷带,无所事事的趴在向日葵堆里,百合花粉粘在它的皮毛上,玫瑰相继簇拥在它的耳边
格瑞把它抱起来,猫咪卷起尾梢有气无力的挠着格瑞的手背,留下一道道浅红色的印记
“格瑞先生。”那个买去薄荷花的女孩子提着一小袋东西走进来,“我看见你捡到了一只受伤的猫咪,我想你可能会需要这些东西?”
黑发的女孩把提袋放在桌上,格瑞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女孩便笑着说:“不用说谢谢了,我想爱花的男生都是这样细心温柔的,谢谢你的薄荷花,它很漂亮。”
女孩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风铃依然唱着咿咿呀呀的歌,金阳折出一片鎏光
提袋里是小小的喷雾剂和一些宠物用的药膏,绷带被细心的卷好放置在一旁。
格瑞捏了捏猫咪的耳朵,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有小许笑意,他说,
“有人在关心你啊。”
猫咪孱弱的叫声仿佛是在回应。
夜晚,猫咪窝在格瑞胸前逐渐安眠,清冷的月光辉映着世界
早晨,它在淡淡的花香中清醒,先是烦躁的抓几下脸,独自在床上打几个滚,才慢悠悠的跳下床
午后,猫咪在花店后院的花丛里绕着波斯菊玩耍,阳光温柔的将它照耀着
黄昏,猫咪攀上格瑞的肩头咬着他的额发和发带,饶有兴趣的看着格瑞记账或是工作。格瑞会弹一下它的额头,直到猫咪松开嘴才会接着工作。
日复一日,向日葵的花盘转了一天又一天
年复一年,粉色的蔷薇开了又开
兜兜转转,寻寻环环。
猫咪的伤口被岁月温柔的抚平,它可以任性的甩着尾巴不屑的卷上玫瑰的花瓣,可以好奇的抬起手掌挠开仍然青涩的百合花苞。
这时候格瑞就会叹口气揪起它的后颈,不管它的张牙舞爪提到房间的角落去
时间长长,长到格瑞已经习惯了出门散步都带上它,长到格瑞睡觉时会下意识的抚摸它的皮毛
猫总是顽劣而任性,自在而不受约束。
听说,它们会预知自己的死期,在即将来临之前悄悄的离开主人的身边,安静的逝去。
诗寇蒂的性情古怪而阴沉,曙光女神的称号也改变不了她的脾气,她手上的无名书记录着未来和曾经,也如她的脾气般变化莫测,难以猜测。
某天清晨,格瑞没有如往常一样看见猫咪安详的睡颜,空落的枕边仿佛是在预告着什么东西早已不在
格瑞起身,看见窗外的木棉已经凋零的干净。
早晨
午后
黄昏。
猫咪再也没有出现了。格瑞一向冷淡的脸上突兀的染上落寞和思念,薄荷花开的热烈却讽刺着相逢的话语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冷的有些可怜,没有金色的阳光照耀,没有温暖的阳光涂抹
一切终究是归于叹息
夏日已消失殆尽毫无踪迹。
生活的车轮滚过,日子还在继续
蔷薇依旧盛开,向日葵依旧转圜,满天星依旧灿烂
陈旧的风铃唱着歌,在风中摇摆。

“童话总是会有一个好的结局。”蓝发的旅人说道,“对吧?”

于是有一天,格瑞推开窗户,发现屋檐上坐着一个少年,他的金发如阳光般而眉眼乖张。
他听见声音,回过头来。
他笑了,照亮了一片斑驳陆离,照亮了格瑞有些惊诧的脸,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了,”
“所以我想来见见你。”
——
旅人合上书本,松了一口气,
“必再相会。”
她说。

————TBC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