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旅人

迟到了不知道多久的白色情人节的文……
整篇文的灵感都来源于星砂的《星存》 b站可以搜的到,基本上都是按照歌词写的衍生,很喜欢里面那句 人们喜欢微笑时的眼角皱纹。
ps.内含微弱的讽刺唐七公子这个作者,最近被她恶心坏了,抄袭还抄的有理。
————————————
「旅人」
年轻的旅人游荡在这个世界上
他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四处流浪寻找坚持的意义
同时他也在等待空洞的内心被拼凑完整。
“格瑞,什么该斩,为什么而斩,你修行至今明白你所坚持的意义吗?”
“……格瑞,出去看看吧,去寻找答案吧。”
师父的话仍然回荡在他耳边,年轻的旅人身背一把墨绿色的刀,他站在海涯上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
他走过日暮的小镇,行过妖樱灼灼的樱花林,看过大风刮了十里却仍然吹不散的桃花。落日的余晖为他的银发镀上日暮星河的光芒
为什么而斩?为谁而斩?什么该斩?
年轻的旅人紫罗兰色的眼眸中透露出了迷茫。
“格瑞,来笑笑吧!人们最喜欢的就是微笑时眼角泛起的皱纹!”
于是年轻的旅人学着弯起早已僵硬的唇,像眼前笑容灿烂的友人一般,可终究没人能看破深埋而下的冰冷,旅人还是遗憾的转身。
余晖支拉起旅人孤单的影子,海涯上只有他一个人
只身一人的旅者,游荡在世间,单薄的身影寻找坚持着的意义。
————————
“格瑞!”和蔼的老人费力的提着一袋苹果,“拿着吧!谢谢你之前救了我的丫头喂……”
这是一个傍海的小镇,居民们真挚老实,民风淳朴纯洁,一切都带上了海上吹来的气息。格瑞的旅行到达这里,他决定停留几日。
“……举手之劳。”格瑞俯身接过那袋苹果,“老人家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诶呀……”老人弯腰拄着拐杖,“小伙子……你是在找什么吗?”她浑浊的眼睛里却闪出睿智的光。
“是的,您怎么……”
“小伙子。”老人颤巍巍的直起身子,“你的这里,是少了什么吧。”
老人的手指向格瑞的左胸口,“你找不到意义,是吗?唉……那是因为你本身就失去了意义的心。你没有信仰,也没有希冀。”
“找到它,多笑笑吧,多好的一个小伙子诶……”
没有信仰,也没有希冀。
老人缓慢的转过身去,离开了。格瑞却一直沉默不语,他手上提着的苹果泛着红润的光,许久他闭上眼睛,在心中慢慢思考着老人的话——什么是信仰,什么是希冀。
听闻,人们喜欢微笑时眼角皱纹。
又是一个日落
傍海的小镇旁耸立着一道高耸的悬崖,听说那被海浪拍打的崖壁下曾有棕发的人鱼轻声歌唱,海洋上的海盗曾被它迷惑向那不知无边的远方。
格瑞提着烈斩,站在崖的边缘望着堕入地平线的太阳,火红的余霞倒映着温柔的海洋。
格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师父曾给他哼过的童谣,他回忆着旋律注视着天际间即将到来的黑暗。
可突然间被一阵笛声打破了寂静,它伴着滚滚红霞流过格瑞的耳畔。
格瑞转过身,暖黄而又灿红的霞光照亮了整个悬崖也照亮了格瑞身后不远处的岩石堆上坐着吹笛的少年
他半长的金发被海风吹起,好像要和落日融为一体,金黄色的长围巾落在一旁的石头上,双腿肆意的叠起。
少年鎏金色的眸子里映着与地平线相交的太阳,说不出的放松和随意,余晖让他看起来像是包裹在光芒里的神明。
格瑞挪开了眼神,心中有些悸动却不愿承认
那少年放下笛子,冲格瑞露出一个笑容。
……听闻,人们喜欢微笑时眼角皱纹。
格瑞怔住,勉强也勾起了一个笑容,少年的金发几乎胜过所有日月星辰。
“你叫什么名字?”
“格瑞。”
“格瑞?我是嘉德罗斯。”
“嗯。”
“听说你在旅行,是吗?”
“……是的。”
“喂,格瑞,那一起走吧,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
“……”格瑞沉默了很久,在嘉德罗斯逐渐不耐烦中,他才轻声应道,“好。”
于是从孤独旅人,到相交的线延伸
不知不觉间,竟是习惯了身边有一人。
再次走过日暮的小镇和妖樱灼灼的樱花林,大风刮过终是吹散了桃花十里。格瑞的身边,跟着一位金发的少年。
他长长的围巾曾用来裹过格瑞受伤的手臂,他鎏金色的眼睛里常布满了傲气与笑意,他笑起来时眼角微荡的皱纹教会了格瑞什么是喜欢。
“格瑞,你为什么而斩?”
“为了守护而斩。”
“如果有一天,你没有东西可守了呢?”
“那便所见皆可斩。”
“那如果,你有所守呢?”
“……那便为了他,所见皆可斩。”

旅人们走过路途遥远而无数,他们漫无目的的四处流浪
只是这次,曾经孤独的旅人不忍离开一秒一分
余晖不再只支拉起他一人的影子
原本平行的线相交延伸,合着他们相交的影子一起,随着相伴的身影一起流浪。
……我见过世间无数风景
却不及你眼中的黎明
何其有幸能与你同行
再看遍日月浩瀚星辰
——Thank you for watching——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