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大海啊你全是水】

(一)
离塞北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客栈。客栈似乎是挺久就在这里建着的了,也是从塞北来往的江湖人士常驻的客栈

衣着雪白的青年女子牵着同样雪白的马匹,她顶着萧瑟的风缓缓走来,半晌,她停下了脚步。

她手上提着一盏鹅黄的灯,灯心下是白的灯座,几只雕成的蝴蝶贴在那鹅黄的灯心边上,灯柄制的繁复华美。这灯在风中摇摇晃晃,幽幽的灯光一闪一闪

女子一手引灯,一手牵马,她在客栈前驻足了许久,店小二看她目光久久卡在牌匾上,不由得快步迎了上来,生怕是哪位追寻仇家的来殃及池鱼

“这位贵人!您……这是要住店么?”

女子颔首应了。

“诶,好!来您这边请,啊那这马……阿大!快过来牵客人的马!”

女子把马绳给了店中伙计,随后她抬眼看上店小二的眼睛:“我寻个人。”

“嗳,您请讲。”

“她名顾嫽,云梦弟子,于不久前离经叛道离开师门,我受掌门之意前来寻她。”

“云梦弟子……不瞒您说,前几日确实是有名云梦弟子来住店,我看她提着个碧绿色的灯……但她裹的挺严实,面上还遮着面纱。”

“……好,”女子扔了锭银子给小二,“拿去。”

小二手忙脚乱的接着了,脸上笑的越来越花。

……

【我大致打听到了她的消息,兴许真是往塞北去了,我先过去瞧瞧,你那要是有了消息,可以第一时间告诉我。】

她顿了一会,又提笔写道

【我也不信。云笙,但这毕竟是云梦中事,叶倾寒已经着手调查了,你还是不要插手太多。】

落款的阮字清瘦有力。

传信的鹰长鸣而去

(二)
江南的茶馆里来了两名暗香弟子

众人见着了纷纷面露难色。暗香素来与暗杀沾边,不知他们此番前来是否是与暗杀任务有关,那任务……又指不定是谁

茶博士不动声色,只是吩咐小二手脚麻利些

左边那位暗香弟子看起来有些不正经,名唤無渡,右边那位似乎正经些但又有些骚气的,名唤晏君离

两位皆是背着匕首,衣着普通,只是匕上花纹显露了他们师从何派

“瞧他们那样子……这要是大师姐来了,怕不是要被吓得落荒而逃。”無渡小声嘲道

“大师姐才不会来这种地方,她只会成天找人去打架。”晏君离冲小二喊道,“要壶上等花茶,再要份天山雪乳。”

“……你怎么净点些甜腻的东西。”“咳……这不是和师姐们吃习惯了么……”晏君离轻咳一声

“说些正经的,那玉面白首的事,可是有着落了?”

不清楚。”晏君离摇头,半晌他低着嗓子道,“我听洛云笙说,顾嫽取了云梦门派的至宝,如今叛出师门,阮阮在寻她。”

“顾顾?!”無渡惊诧。“此事多有蹊跷,叶子在查,阮阮在追,但是她们都想法倒都挺一致,是不希望我们插手的意思。”晏君离抿了口茶道,“依我看,是有人借顾顾名字去欺师灭祖。”

“这事还有谁知道?”“萧北辞和遥零,其余的都没通知。萧北辞本来是想插手调查,但是不知道被叶子和阮阮用了什么法子,安生待在华山了。”

一只洁白的信鸽飞来,扑棱着翅膀停在晏君离肩上。

晏君离放下茶杯取出信纸展开,半晌,他竟惊起,茶杯哐当碎了一地

众客纷纷看向他,無渡此时也传来了疑问的眼神
“怎么?”

晏君离只是把纸递给無渡

【阮身陨于塞北,勿躁,勿宣,静待几日,我自有安排。
                        叶倾寒】

(三)
洛云笙接到林饮无的信鹰时正在金陵陪空束游逛夜市

他取出信纸大致看过一遍后,在纸背面以气运力,用手指灼画了几个字,随后把信塞回鹰脚的信筒,又给信鹰认了叶倾寒的信物,再微微抬手示意信鹰高飞

他对上空束疑惑的目光,笑道:“萧北辞瞎玩,砸了夏夏的灵芝翠玉,这会是来问我他去哪躲着了。”

空束点点头,握着糖葫芦继续吃

洛云笙暗自叹气,塞北是危险之地,他只能先把林饮无孤身一人去那的消息告诉叶倾寒,然后再想办法赶去支援。顾嫽的事情牵扯着他的神经,同时他也怕林饮无一个人遇险

至于空束年纪还尚小,他们不准备让她参与。

(四)
“面容遭火侵蚀,身骨数处断裂,经脉全断,丹田已破,死前似乎是血液逆流,浑身血管涨破……下手狠毒之极。”叶澜蹙眉检查地上一具焦烂的尸体,“是不是我门中弟子,她留在门派的信物认血,一试便知。”

叶倾寒取出一块白玉,俯身触上尸首流出来已经半干的血液

白玉吃进了血,通体变的淡红。

叶澜轻瞥一眼便知结果,她抱起尸首颔首对叶倾寒道:“随我回门派,行场葬礼。她是领了我的指意去寻查此事,此番陨落也有我的责任。”

云梦掌门的表情很平淡,似乎不以为然,而叶倾寒却分明看见她轻声的叹气

叶倾寒没有说话,她低头思索着

“此事先勿向外宣扬,”叶澜道,“怕是有蹊跷。”

“嗯。”叶倾寒应道,小声打了道气传出去

一只小小信鸽随风而来。







你猜有没有后续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