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飞怼/白言】青梅酒🍶


☆一个段子合集
☆标题是青梅竹马的意思啦!!!
☆我知道关注我的小伙伴们里面有一些是许言洁癖党啦,但是我觉得我得跳个圈调节一下心情……大概换个cp写写感觉也不一样
☆现实架空背景,青梅竹马【就是邻居的那种】,初中到高中左右,轻微年龄差操作有,陆续更新有很多后续
☆太想看男友力高护妻max的白白了,自己割一波腿肉看看【我流白起x】

——


“你在上面干嘛啊?”

干净利落的翻墙进了区公园的白起一抬头就看见李泽言坐在墙角那颗大树的树枝上,“喂,是不是下不来了?”

夏日正是树木茂盛的时候,这颗老树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苍老粗大的树枝干上垂着絮絮树须

李泽言坐在一干最大的枝干上,左手扶着一边的树干,清澈的眼睛里是干巴巴的为难

少年人脸皮薄,李泽言听到白起的声音,低头一看,眼眶差点红了,“没……没干嘛呢……”

“真的吗?”白言皱起眉露出怀疑的眼神,“你可别瞎编,以为我不知道你一说谎眼睛就红啊?”

“……”李泽言不说话了,他晃晃腿,白皙漂亮的小腿映着丑陋狰狞的树皮,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白起心知他是心虚了,便假装少年老成的叹声气,仰头张开双手对着他,“没事,跳下来呗。”

“……”李泽言在犹豫,炽热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打在他的脸上,金灿灿的,便有了一阵模糊的热度传进身体,斑驳陆离的光在眼前闪着,他大概是觉着有些晃眼,一下子竟有点看不清树下的白起

“我接着呢,别怕。”白起露出一个笑容

李泽言眨眨眼睛,面上还是皱着眉,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会摔的。”

“有我呢。”白起撇嘴,这好看的少年人不耐烦的喊道,“赶紧下来,让你白哥接着你。”

这回到是李泽言好奇了,“你接的住吗?”

“接不住还是你白哥吗!赶紧给我下来!”

风扬起李泽言的头发,他笑了下,仿佛落满星辰碎屑的眼睛里浮现出笑意,树叶发出沙沙和鸣,朦胧干净的阳光温柔地笼罩着他

“那我下来了啊。”

白起被他的笑容一晃,愣了会,李泽言微微俯身一脱力便直接朝白起跳了下来,白起一惊连忙上前去接住他

白起没有食言,确实是稳稳的抱住了李泽言。“你是不是又胖了啊……”白起后退两三步才稳住身体,一脸黑线的看着怀里的人

“你才胖了。”李泽言佯装生气,“信不信我告诉你妈你又出去打架了。”

“诶别啊祖宗……”白起急忙摸摸李泽言的的头,好声好气的劝道

“你怎么跑树上去了?”

“看到一只猫。”

“……你就没想过你会下不来吗?”

“这不有你吗?”

“我不在呢?”

“……你会不在吗?”

“我……”白起心头一紧,他抱着李泽言,好一会没说话
半晌,他才露出一个笑容,虽说是带着点老是打架的混混痞气和尚未褪去的稚气

他说:

“那你叫我呗,叫声白哥,天涯海角我都去接你,把你抱下来。”


人人都知道初二七班的校霸白起同学有个护的严严实实的弟弟,不知道还以为他有个小媳妇,知道的每天在心里吐槽他弟控,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同学就怕他弟掉眼泪,为此白起还被几个朋友嘲笑说是老母鸡

老母鸡护崽,可不是嘛。

但其实从小李泽言就不爱哭,第一次哭出声来还是白起的锅,那次哭的可真是久啊,哭的白起手忙脚乱就差没磕头谢罪了,弄得白起从此以后对李泽言的眼泪反应就很大,嚎上几嗓子白起的心就捏吧捏吧的疼

那是啊,别家小孩子哭起来那是哭天喊地震耳欲聋鼻涕眼泪呼啦一脸白起看见了就想踹一脚,李泽言哭起来就是安静的漂亮瓷娃娃是个人看见了都觉着心疼,对比不要太大。


白起作为体育生和李泽言考进了同一间高中。

他没怎么变,还是那个会在李泽言蒙头复习时敲窗子塞一个又大又甜的水蜜桃的白起。

下雨天后路泥泞的难走,有次李泽言和白起从商场出来,绕进小道的时候就碰上了一个大泥坑

泥坑里的泥巴混着水黏黏糊糊的,褐色黑色搅巴在一起,几块石头软乎乎的下陷

洁癖怪李泽言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发酥,就在他打算绕个路渡过去的时候原本一声不吭的白起突然拉着了他的手,李泽言回头疑惑的看向白起,白起却是一把揽住他的腰俯身托着他的大腿一使劲就顺利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李泽言还是一脸状况外的表情,白起脸上恰到好处的浮现出一个李泽言看了想揍他的笑,“来,叫声白哥听听?”

“你脑子是不是有点毛病?”

“怎么这么凶的,想你以前七八岁的时候叫的老欢了……”

“那是我年纪小被你坑了好吧!话说快点放我下来!!”

“叫声听听,我带你过去?”

“我自己也可以过去。”

“别啊那就没意思了。”

“你还想哪个意思??”

“就……”白起眨眨琥珀色的眼睛,嘴角扯着一个有点吊儿郎当的笑,“照顾你的意思呗。”

李泽言给他气笑了,“滚,谁要你照顾。”

“诶我的祖宗——”他笑着,“怎么这么倔呢。”

李泽言听他拖长着调子低声说话,现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头顶晃着稀疏叶子的绿化树在沙沙作响,清风一阵阵吹鼓而来带着夏日午后暖暖的气息,蝉鸣声清脆而显得悠长。李泽言差点绷不住脸红,白起声音好听,他也最受不了他这样低着嗓子说话,青春期的人嗓音低哑,已经带着点成熟磁性的味道

“真不叫啊?”白起低头看着李泽言,“叫了给你买糖?”

“谁要糖了你真当我还三岁?”李泽言嗤了一声嘲回去。

白起倒也有耐心。等过会后隔着蝉声,李泽言抓着白起胸前的衣服,他撇着嘴,看起来是非常的不情愿,“……白哥。”

“诶——大声点呗?”

“没听见当你走运。”

“成啦算你了。”白起脸上是忍不住的笑意,手上到是稳当的抱着李泽言,长腿一迈踏过那个泥坑

“你也不知道躲着点?”李泽言看着白起鞋上点点的泥渍就觉着头疼,“这么脏,你记得刷鞋啊。”

“刷鞋小事啊,”白起的表情难得正经,“这不有你吗。”

“滚。”


李泽言在高考前的一段时间里曾胃口清奇。

比如说他做题做着做着突然就对白起说:“我想吃菠萝皮。”

“你说什么玩意??”

“我说菠萝皮——菠萝外面的那个皮。”

“不是吧?!那玩意能吃吗??”

“……”李泽言给面子的沉思一会,“应该不能。”

“那你还想吃啊?”白起一抹脸都要崩溃了

“但是从生物学的角度讲是能吃的,只是从人情世故上出发不能吃而已。”

再比如说某天街上走着走着,李泽言突然道:“S市航空公司的那个土豆闷鸡的飞机餐,我想吃。”

白起:“……”

“现在没有飞机餐啊。”

“我知道,想想而已。”

再比如说晚自习下了的某天,李泽言又冷不丁来一句:“我想吃西瓜籽。”

“……学校里没西瓜啊。”

“我不要西瓜瓣,就要西瓜籽。”

于是有天白起终于忍不住了,“阿言你告诉我,你最近压力很大吗?”

“没感觉。”李泽言诚实回答。

“……那你怎么跟怀了孕一样什么都想吃。”

“高考倒计时32天了,感觉没劲。”

“你那一百六的智商和高清全息图像式记忆力……”

“我不怕高考,就是没什么劲……感觉有点无聊。”

好吧,其实就是什么都学透了独孤求败连高考都觉着没劲的大佬在瞎折腾。

学渣不懂。

——
TBC
——

后续会有的,目测后续会很多
试一下水,我流老妈子白起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