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飞怼/白言】牛奶糖🍿🍬


☆因为撩怼关注我的小伙伴们注意啦,这篇纯飞怼,记住避雷噢

☆这是一篇abo向的带娃日常

☆有亲情描写,还是写回我最擅长的带娃温馨日常

——


白语翼小时候其实不怎么喜欢白起。

白起忙起来是真的很忙,而闲起来的时间也真的是少的可怜,一旦有棘手的案子发生了加班就会是妥妥的,而就算下班了手机电话也得是随时待命

公安局局长在大年夜会抽签选择谁留下了待夜班,白起运气不怎么好,十有八九总会是他

白语翼懂事前都不是很能理解白起,小姑娘常常会在大街小巷里看见自己爸爸的身影,偶尔抬头时会在天空上看见,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不能停一停,好好的待在家里

然而小姑娘并不知道的是白起先生曾透支了好几年的假期去追自己的爱人。

李泽言是出了名的冷漠,白起从高中一路死缠烂打到大学,毕业后以为终归是没了希望,结果一两年后又再次相遇。于是白警官干干脆脆的提前透支了自己未来几年的假期,憋着一口气死缠烂打到底,终于是在要差点被上头一脚踢出公安局时成功抱得爱人归

纯情的大狼狗先生在婚礼上止不住乐呵呵的傻笑,然后被自己的omega皱着眉嫌弃了好几天。

这导致白语翼出生前,李泽言都很担心这小孩会不会遗传白起当时那股傻乎乎的劲。

事实证明,巨大的兴奋确实能够冲昏白起的头脑。小姑娘刚出生那会就差点要被白起抱着在高空飞上个几千米,最后那是李泽言最先反应过来揪着了白起的领子

李泽言很清楚自家的白警官兴奋的要干出什么大事时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他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并成功阻止了白起谋杀自己的亲闺女。

事后白起被李泽言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耳朵都差点被李泽言扯肿了,而白语翼小姑娘则平安渡过了人生的第一道劫难。


李泽言其实是不显怀的体质

发现怀孕还是因为他觉得难受的频率有点高,抽空去了趟医院

然后一个电话就把还在沉迷案件的白起吓的把笔甩上了天花板然后又掉了下来,吧嗒一声把一边正在努力琢磨碎尸骨该怎么拼合的法医先生所有的思绪都给打断了

接着白起就把剩下工作全部丢给了队友自己晕头转向的就往医院跑。

李泽言回想起白起当时的模样脑壳就一阵阵的疼。

当时白起高兴的抱着李泽言就往上抛,差点没把李泽言气的扯他腮帮子

算了,反正这人一高兴就脑子不好使。李泽言心里头叹声气,还是乖乖的被兴奋的发光的白警官一路扛回了家

接着这几天悠然和韩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虐待。

再度有了理由偷假期的白起在上头怨念的眼神里愉快的拍拍衣服跑路了,把剩下工作一股脑的丢给了队友们,尤其有几位气的咬牙切齿,诅咒白起每次吃泡面都没面饼。

李泽言也尽量空出了周末日的时间待在家里安安稳稳的休息。

孕期经常犯困,在沙发上有时候李泽言困的没意识了,头一歪就往白起身上栽,迷迷糊糊的压在他腹部上,到头就睡。白起摸他的头发,指腹揉上几个圈,照顾他难得有的倦态。

白起嗨起来了是人来疯的性子,平日里又是个稳重又带着点孩子气的,彼时刚满一岁的白语翼被他逗哭又被他逗笑的,李泽言都看不下去过。

李泽言睡不着,就是困糊糊的,白起就揉揉他的头摸摸他的耳后把人哄睡了,一睡就是一天,废了白起的一双腿

最后怕他着凉,用被子裹着抱回房间的。


比起白起,白语翼要更喜欢李泽言。

一个原因是因为白起忙,另一个原因是白语翼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李泽言过的

在办公室里。

偶尔白警官会忙里偷闲的飞过来敲个窗,有时是在和李泽言扯皮,有时候会带点什么来,但是走之前总会摸摸小姑娘的头。

还记得小姑娘刚刚学会写字那会,李泽言让她在一封复制出的文件上签了字。白语翼小朋友握着冰凉凉的钢笔,歪歪斜斜但是一脸认真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李泽言就把他自己签了名的原文件和小姑娘签了名的复制版本一起送给了那位老合伙人

小姑娘不知道的是这封文件合约背后有多大的利润,李泽言态度平淡的就好像是让她写什么日记本似的

合伙人看到复制文件的签名栏时愣是张大了嘴巴,但他也明白了李泽言是什么意思。作为李泽言长期生意上的合伙人,这位儿子的年纪已经差不多可以作继承人的老先生乐呵呵的看着这俩封文件,心道李泽言这家伙也有宠崽的时候,无非不就表明了这小姑娘将会拥有他李泽言的全部和荣耀吗。

拥有,又或许是继承?


不过懂事后的白语翼就自然的把心里放白起和李泽言的天秤调平了,俩个原因,一个是白语翼小朋友终于理解了她爸为什么一天到晚瞎飞瞎跑路的,一个是白起终于把工作债给还了上头不再苛刻他的假期了

于是每天下班回家的李泽言就能看见小姑娘坐在白起的肩头,然后自家的白警官幼稚的飞起来逗她玩

有时候玩到兴头上白起还能不顾李泽言阴沉的脸色把他扛起来

那么今晚的晚饭白起肯定能吃到一嘴盐。

小姑娘有时候会挑食,眯着双好看的琥珀眼拒绝某样菜。小些时候李泽言还能一勺勺的给她喂了,再大点就死活不吃。

李泽言用手肘捅了一下白起,看着亲闺女用筷子把覆在凉菜上的芝麻一点点弄干净,觉得颇有一番白起当年死活不吃香菜的样子


白语翼被绑架过。

超能力犯罪分子残党明摆着要报复白警官,李泽言他们又打不过,只好把小姑娘给绑了。

在绑匪电话威胁白警官的时候小朋友显得格外冷静,她掂量着开口,要求绑匪撕票。

“我爸和我爹还能再要一个孩子呢,我爹可爱我爸啦,我也老爱他俩了,所以不能让他们不好过。”

一头的白起听见了,脸黑的简直能比过锅底,用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打包了一干绑匪干净利落的丢进监狱

“我们也特别爱你。”白起蹲下身把小姑娘抱起来,李泽言揉了揉她的头。


接吻是俩人常常会做的事情了,默契的一流。

白起有时候会撒娇,往李泽言腿上搁着,李泽言就会流利的往他脸侧上印个吻,然后麻溜的的让他一边去别阻着自己工作。

李泽言也闹过脾气,白起边亲边哄的才把人安抚下来,看的白语翼是目瞪口呆

白起现在不让李泽言喝酒了。

醉了酒的omega晕乎乎的,好闻的信息素飘个三里有余,还分不清东南西北,有次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别人走了,幸好白起同志一路闻着风里的味儿赶过来把人给抱走,脑门上蒙了一层冷汗

气头上的白起拧着眉问李泽言怎么就能跟别的alpha走了,李泽言也皱着眉,紫罗兰的眼睛里满是迷惑:“不是白起吗?”

白起一愣,李泽言又问了,“白起来接我的。”

这倒是把白起给气笑了:“白起在这呢。”

“白起说我喊他他就会来接我。”李泽言打了个哈欠,“我喊了啊。”

那个“啊”的语调飘忽忽的,带着点疑惑,也带着点理直气壮的坦然。

“我喊了,他就该来接我回家了……”李泽言鼓鼓嘴,头往白起怀里一埋,睡着了。

“……”白起只得妥协,把他抱紧了,“成吧,接你回家了。”

“晚了,小丫头要怕黑的。”

——

——
困死了,差不多就END吧
——

小姑娘白语翼名字来源——语取自语言的语,带李泽言的言,翼取自白飞飞的能力,语翼谐音羽翼,和白飞飞能力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我瞎取的,别认真】
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真正写白言,我是谁我在哪
请叫我ooc小公举
困死了,希望一觉起来看见一票溜的评论慰藉我第一次正式写白言颤抖的心😓🤔🤒

评论(1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