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撩怼/许言】下雪了🌩️🌨️🌦️🌪️🌫️🌬️🌬️❄


☆是一个小段纸,我即将进入最后一个星期疯狂刷作业模式……

☆延续我之前的大学校园背景

☆发现我已经爱上这个设定无法自拔了嘻嘻

☆某恋爱脑温油腹黑三好学生许X恋爱前高岭之花恋爱后直白很多的言,写个有点皮的怼怼

☆最早告诉你下雪的人,一定很喜欢你。

——

被家里一干亲戚吵的头疼,李泽言早早结束晚饭溜回了房间里,但二姨八婶叽叽喳喳的谈笑声隔着一条廊和一扇门都能听见,李泽言难受的塞了耳机趴在床上。

还没清净几会,手机又嗡嗡响起来,滑开一看,许墨的聊天消息就跳了出来

李泽言抱着被子,半边脸压在棉被上滑着屏幕看许墨的消息的。

许墨的头像是一只黑爪的白猫,是李泽言和许墨在街边捡的。当时那猫浑身湿哒哒的蹲在街边但模样还是高傲,昂着头慢悠悠的晃尾巴,李泽言难得玩心大发蹲下身逗它,它却是一甩尾巴,理也不理李泽言。

这猫被俩人捡去养在了许墨家,洗了澡打了疫苗,被许墨和李泽言好吃好喝的供的,还取了个名字

就叫「皇后」

许墨早些年是练小提琴的,这猫昂着头谁也不理睬的模样倒是让许墨想起了他以前练过的小提琴,高雅且清冷。小提琴又素有西洋乐器之后的称呼,干脆就叫了皇后这个名字。

许墨头像上的皇后小喵别着头,乌黑的爪子交叠,映着它雪白的身体,看起来有那么点雪中送炭的字面意思

李泽言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聊天背景图是李泽言趁许墨写论文的时候拍的,那黑发的青年托着腮垂着眼看着笔记本电脑的样子,真是好看的紧。

许墨发来的消息挺简单,就一行字

【欠了我三个布朗尼的家伙】:泽言,看窗外,下雪了。

李泽言一惊,连忙爬起来,拖鞋也没穿就往窗边跑。

李泽言对于冬天可以说是又爱又恨,恨的是实在冷的慌,骨头都酥麻麻的抖,爱的是那洁白无瑕的雪,飘落下来时像是要洗净这个肮脏的如同淤泥潭般的世界,就像神明降下的审判或是圣女倾下的净水,让这个世界都变得安静纯白了。

可惜这几天亲戚串门实在吵闹,李泽言没了心情去看天气预报。

刚到窗边许墨又一条消息跟了过来:

【欠了我三个布朗尼的家伙】:记得穿了拖鞋再去看。

李泽言撇嘴,绕回去穿了鞋。

果不其然,是下雪了。

那漫天大雪像是一场盛大的烟火,在这个喧嚣的不夜城里熊熊燃烧,李泽言睁大眼看了好一会,许墨又一条消息过来了

【欠了我三个布朗尼的家伙】:看楼下。

李泽言额头顶上冰凉的窗户玻璃,睁着好看的紫罗兰的眼睛,在霓虹灯的一片斑驳陆离里面找,还没晃悠几下就看见了正对着他的窗户下边,有个人围着一条米白的围巾,正笑眯眯的抬头与他对视

许墨的脸被五彩斑斓的霓灯映的虚幻,乌黑的头发也染着斑驳色彩,他呵出的白雾徐徐飘散,攀着雪点揉进夜空

李泽言的手机又响了

【欠了我三个布朗尼的家伙】:下来吗?带你去买布朗尼蛋糕。

李泽言一边心道这人怎么专找大冷天的一边迅速的换了身衣服,抛下一干男女老少的疑问匆忙出门下楼

许墨在楼道尽头的出口处准确的给了李泽言一个拥抱。

“穿这么少,不冷啊你?”许墨掂量了一下李泽言的重量疑心道

“贴了暖宝宝。”李泽言打了个哈欠,“快被亲戚闷死了。”

“怎么,我们的大才子也被亲戚诟病了?”

“那倒不是,就是有点烦,追着跑着问。”李泽言从许墨身上搜出了几块糖,拆了就往嘴里塞。许墨抓上李泽言的手,温暖的掌心包裹着对方冰凉的手,他一手牵着李泽言走,一手给他拍掉头上的雪花。

俩人都没带伞,干脆也就在飘忽的大雪里慢慢走,看这些精灵迷离整个天地。

“要吃几个?”

“三个。”

“晚上吃甜食,会发胖的。”

“明明是你欠了我三个,不能赖账。”

“成。”许墨笑的眼睛弯弯,“胖了不赖我。”

“……赖谁?”

“周棋洛吧。反正他天天吃零食。”

李泽言哼了一声,没说话了。

夏目漱石先生把我爱你翻译成了今晚月色真美,那么我们可以把那种爱你的心情翻译成什么呢?

无非不过是,看见初雪飘扬时,被这零星的喜悦感动,匆忙着分享给自己的爱人吧

爱情不就是由细细碎碎的琐事组成,一点点的悸动感触也要拼命分享,企图让自己的所爱的人明白自己所有的心悸

这不过是一种细水长流罢了

每个人应该都想过和谁轰轰烈烈,但到头来唯独也只希望和一个人细水长流吧

下雪了。

……

——
END.
——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每次我在老家,我哥永远都是最早那个掀我被子告诉我下雪了让后疯狂与我打雪仗直到把我的头按进雪地里【。

评论(9)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