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撩怼/许言】太妃糖和提拉米苏

☆风格和标题一样……其实我标题都是想吃什么就取什么的,大部分都是各种甜品了

☆按亲友的点梗,写个小小的怼怼,幼化梗我看好像还没有人写过是吗?

☆不保留大怼怼的思想,单纯小孩子。总裁大人平时老凶巴巴,皮一下多可爱

☆总概括来说就是小怼怼被某许黑土带歪的故事,情话满分的撩,恋爱及同居确认!注意避雷。
我的恋爱脑有三百米厚的滤镜。

许墨临时有事要加班,还没来得及通知李泽言,到了将近十二点他才着急的赶回家。谁知他一开门本想好好解释时却先被乌黑的室内反惊到了

李泽言不管多晚都习惯的留一盏微亮的小灯在客厅,他半夜常常会醒来喝水。很明显屋里黑的这么透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还没回来。

李泽言自从和许墨一起住后就没有这么晚都还没回来过,许墨愣了一阵才想到先把死机的手机充上电,打算打个电话去问问李泽言怎么回事

手机刚开机,五条来电信息一下子跳出来,许墨翻看了一下都是来自李泽言的助理。

该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许墨没有细想赶紧回拨,没响几声电话就被接通了:“许教授你在哪呢!!”

“泽言呢?怎么还没回来?”两人几乎同时发声,魏谦那边停了会,“额教授,看来你到家啦……”

“泽言呢?李泽言还在公司?”许墨的声音不由得带上点怒气。“教授你别生气啊,那个……总裁他确实还在公司啦我看他办公室里有灯,不过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办公室里不出来,怎么敲门他也没反应,门也是锁着的。”“你还在公司吗?”“刚刚走,但是还有很多通宵夜班的员工在,一直想打电话给你……”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许墨就利索的掐了电话,他外套都来不及拿,匆匆忙忙的往华锐赶去

深夜,还是有很多上赶工作不要命的人在华锐留到十二点多,许墨有些急忙,无视一票灌咖啡的员工们奇怪的眼神一路上到了李泽言的办公室门口

“泽言?泽言?”许墨敲了敲门,门内安静的可怕,“在吧?李泽言?回答我。”他拧了拧门把手,确实是锁住了

许墨急起来有点不分青红皂白,实在担心爱人出了什么意外,他皱眉用力的旋转门把手。门没有动,看来锁的材质确实不错

许墨用膝盖顶了一下门,打算直接撞门。

锁结实,许墨撞了好几下才把门撞开。门一下子弹开,印入许墨眼帘的是李泽言办公桌上亮着的灯以及……

裹着李泽言外套在地板上睡着的小孩子

这下就算是许墨也是满脸诧异,他走过去蹲下轻轻扒开外套,露出里头睡着的小孩的脸。一样的脸,一样的发型,除了幼小的和六七岁一样,怎么看都是李泽言没错

窗户打开着,房间里也有点乱。注意到这一切的许墨不禁思考,难道是有别的超能力者来了?

故意对华锐总裁下手?

或者……

“嗯?”小孩动了一下,许墨低下头,正好对上一双雾蒙的大眼睛

紫罗兰的眸色,眼里还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没有往日犀利的眼神,只有孩童被吵醒时的不满和幼稚的天真。小孩伸出手扒拉了一下许墨的衣服,瞪着雾蒙蒙的眼睛问道:“……你谁啊?”

没办法,只能先把他带回家。

一路上的小孩窝在许墨怀里睡得舒服,而许墨的脑海中可谓是刮起了大风暴

——
第二天早上,许墨先给研究所打了个电话表示今天有事不能过去,然后又跑了一趟商场买齐了衣物

虽然一路上都被导购小姐用“真是个好爸爸啊”的眼神看着。

有点头疼的许墨并没有去解释,提着衣物就匆匆回到了家,而小孩在许墨开门的时候也醒了过来。

“你叫李泽言,是吧?”对着小孩许墨还是一副温柔的表情,他蹲在床头轻轻的问。小孩点了点头,半晌又皱起眉,似乎在想为什么这个陌生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那泽言,先穿上衣服好不好?”

“好。”

小李泽言的声音脆脆的。

——
“你是谁呀?”吃过早饭后李泽言坐在许墨膝头好奇的看着他,漂亮的眼里盛着星光。“是喜欢泽言的人哦。”许墨坐在沙发上和小孩聊天

经过冷静思考的许墨认为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以,一是有其他超能力者恶意袭击,二是李泽言自己能力出现暴动导致操控的时间出现了反噬变成这样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肯定都会有时效的限制,许教授打算先等李泽言恢复了再问问是怎么回事。

和小时候的爱人说话,其实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看他尚且懵懂的双眼和柔软顺滑的黑发,可爱的表情,这样的李泽言许墨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他也有点喜欢。

“你说的喜欢是什么?”小李泽言费力的理解,“妈妈说人和人之间的喜欢和我喜欢糖果是不一样的,你说的喜欢是什么?”

“和你说这个,好像还太早了,你还小。”

对上李泽言尚且懵懂的眼睛,许墨微微笑出声来,小孩皱起眉头,紫罗兰色的眼底泛起涟漪,他不知道许墨在笑什么,也不太清楚许墨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喜欢?一定要喜欢我吗?”

“就是想保护泽言,对泽言好,而且……”许墨掐掐小孩白皙柔滑的脸,脸上的表情带着温柔和眷恋,墨黑的眼里是少见的柔情:“喜欢是一种选择,但如果是爱的话,非你不可。”

李泽言把眉头皱的更紧了:“爱?爱又是什么意思……和喜欢不一样吗?你叫什么?为什么会认识我?”

“我叫许墨,因为很喜欢泽言所以认识泽言啊。喜欢和爱当然不一样,以后泽言会遇到很多很多喜欢的人,但是爱的人只会遇到一个,就像泽言的爸爸和妈妈一样。”

“你说你爱我,非我不可,所以我以后遇到的那个爱的人会是你吗?”小孩攀上许墨的肩头,歪着头问,他紫罗兰的尚还天真的大眼睛印上许墨沉稳的黑眸,纯粹的惹人想护在心头

“嗯,是的。”许墨扬起笑容,抵上李泽言的额头,“我想肯定会是的。”

“好吧,虽然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还小,但是……”小孩看着许墨,虽然自己不太认识他,但是心里不由淌着一股子发酵了似的幸福和开心,他眯着眼睛露出一个灿烂可爱的笑容,柔软的唇亲上许墨的脸颊,“那我爱你,替未来的我告诉你的。”

……

许墨愣了一样,眼里带了点诧异,过会他又笑出声,心里软的像蜂蜜蛋糕,“未来的泽言知道了该生气了。”

“不会生气的。”李泽言歪头对上许墨的眼睛,“如果爱就是像爸爸妈妈一样,那么未来的我那么爱你,一定不会生气的。”

“说的对,”许墨发觉小孩的思维真是单纯可爱,即使是年纪尚小的李泽言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止不住的高兴,“他该害羞了。”

突然想到对方还是个小孩子,思维也很单纯,许墨不由得起了点不好的心思,“泽言,平时在家妈妈是怎么称呼爸爸的?”

“嗯……”李泽言想了想,微握的手抵着下巴,“喊名字啊。”

“还有呢?”

“老公?之类的?一般不就是喊名字吗……?说起来老公是什么意思?”

“妈妈很爱爸爸,所以才会喊爸爸老公,”许墨笑的像只狐狸,“泽言也喊吧?”

“为什么?”

“泽言不是说了吗?就像妈妈和爸爸一样的爱呀。”

“好像是的……”李泽言眨眨眼,好像在思考这其中的逻辑关系,可狐狸的陷阱哪是一个小孩能发觉有问题的?他思来想去也觉得好像没有问题,于是李泽言回想起刚才的动作,笑着说:“老公,”语毕抱着许墨的脖子又是一个柔软的亲吻,“我爱你。”

杀伤力非常大,许墨差点没绷住红了脸,软软的小孩疑惑的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疑问,“不舒服还是不开心了?”

“没有,是太高兴了,泽言真的太可爱了。”许墨忍不住亲亲他的额头,“以后叫哥哥就好。”

“叫老公不好吗?老公?说起来在外面妈妈有时候也会称呼爸爸是丈夫呢,丈夫和老公是一个意思吧?喊你丈夫好不好?”

“不……喊哥哥就好。”

“丈夫?老公?”李泽言皱眉,紫罗兰的眼里有些失落,他凑过去亲吻许墨的上唇,“老公?”

这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实在太可爱,即使还是孩子,许墨也对这个称呼非常喜欢,但是因为长大的李泽言从来没有喊过,这种喜欢都变得和刺激差不多了,许墨怕自己会绷不住,连忙制止小孩进一步的动作,“喊哥哥就好了。”

“为什么?”李泽言有点难过,“我不是爱你吗,老公?”

“……”

许墨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

“好吧好吧,哥哥。”李泽言叹气,“这下可以了吧,你可真难满足。”

这副人小鬼大的样子也可爱,许墨心想,不管怎样李泽言都很可爱,“嗯,很难满足的,要泽言的一辈子才行。”

“一辈子?是指以后?”

“是啊。”

“我还没长大,答应的话也不一定会做到吧?”

“那泽言答应吗?”

“答应啊,因为我爱你啊。爱的话,会是像爸爸妈妈一样一直在一起吧?所以说爱就是一直在一起?”

“是啊,泽言真聪明。”

“好吧,那就一直在一起吧。”

殊不知许墨内心早已炸开了花,从未从李泽言嘴中听见过的话语如今终于实现了听到的渴望,虽然是孩童天真的无心之举,可许墨还是高兴的不能自已,凑上去亲吻小孩软绵绵的脸颊,一只手轻轻握着他的手

小的可爱,但是……

“我可以等你长大,所以到时候泽言不能反悔噢。”

“嗯,不反悔。”小孩脆生生的应道,他笑着,“我爱你,应该不会反悔的。”

——
果然不出许墨的料想,三天后李泽言就回到了正常状态

有先见之明的许墨晚上睡觉时都没给小孩穿衣服

于是什么都不记得的华锐总裁醒来后奇怪的看着自己

我好像没有裸睡的习惯啊……

许墨被吵醒后看见的就是正常状态的爱人一脸疑惑,软软的搭下来的额发映着他迷茫的表情,许墨忍不住凑过去给他没那么柔软的脸颊一个吻。

……
其实我那时想对小小的你说,关于爱情这件事情,你可以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你知道的,即使万水千山疾风骤雨,我都可以跨过重重困难找到你拥抱你,我从未惧怕奔赴,可唯独害怕你不爱我,这会使我连迈出一只脚的勇气都没有,使我奔袭了千里万里,也找不到终点的方向。所以我只需要你不拒绝就好,然后把剩下的都交给我吧。*

“早上好。”

他轻轻的说。


end
——

*——部分出自《SQ》以及我基友写在我摘抄本上的话,全凭印象瞎几把乱写,非完全原创注意。

爆肝??瞎几把乱写,一通ooc和bug……

然后是惯例的评论>热度
你滴评论是我滴动力没错了!!!非常好奇感想感受还有到底崩的恐!不!恐!怖!

评论(16)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