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冻奶茶🍮🍬🍭

✨✨我是寒凇!!✨✨

cp吃的很杂,所以不要轻易关注噢

【轰爆】风吹麦浪时,我能想起你

☆幼年操作有

☆伪竹马

☆提醒一下的是,这个幼年操作相当的前……可能是刚刚幼儿园

童年的记忆,对轰焦冻来说已经略有些模糊了。

他已经记不太清楚那是几几年,自己几岁,他只记得那是一个布满阴霾的日子,从母亲手中泼出的滚烫开水,几乎模糊了整个视野

在那后的几天,惊慌失措的他从床上爬起来扯去了脸上的绷带,跌跌撞撞的逃离了这个家。

然后遇上了一段再也无法忘却的相知。

黄昏,人群汹涌的街道,年纪尚小的爆豪胜己穿过满是人群的街道向家里跑去,似乎是准备回家吃晚饭了

夜市要开始了,爆豪胜己穿过无数人的缝隙绕过街上贩卖的果蔬箩筐,闯过穿插在人群中的笑声和嬉语,一路跑了下来
却不料撞上了一个人,和对方一起跌倒在地上

爆豪胜己直起身子揉揉额角,眯着眼睛打量被他撞倒的人。眼前的是另一个小孩,裹着十分不合身的衣袍,像是裹在身上的床单,他的脸上有一块狰狞的疤痕,手脚都是脏兮兮的,没有穿鞋,脚底板满是刮花的红痕。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爆豪,虽是眉眼还未长开的小孩,但那双好看的像波斯猫的异色瞳清晰而纯粹的倒映出了爆豪的模样

那孩子赶忙爬起身,转过头就跑。

爆豪胜己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喂,你等一下。”

被拉住的小孩回过头,他发着抖,脏兮兮的脸上有泥土也有草根

爆豪胜己静静的看着他,在汹涌的人群里露出了一个称得上热烈的笑容,然后他说出的话和人群扭在一起,模模糊糊的。

但还是清楚的传达给了被他撞倒的,那时也尚为年幼的轰焦冻:

“你还好吗?”

在轰焦冻的记忆里,似乎是从来都没有人这么问过他的,没有人来慰问被父亲强加式训练教育的他,只有母亲那时候还温暖的怀抱得以让他安心,但是现在他连温柔的母亲也失去了。

于是也没有一个地方是能在他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时候惦记着的了

轰焦冻没有回应爆豪胜己的问话,他还是发着抖

摸爬滚打的跑了一路,身体早就饥饿不堪

爆豪注意到了他的异样,于是他伸出另一只手小心的抹掉了轰脸上的泥土

他又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

轰猛的摇头,他蹲下身抱着膝盖,声音很小很细

他说,我没有家。

光己阿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己的儿子正拉着另一个脏兮兮的小孩的手

一时间她愣住了,马上爆豪抬起头就朝母亲露出了一个笑容:“妈妈,他很饿,所以可以带他来家里吃饭吗?”

“啊……啊?可以啊,那快去洗手吧。”

光己也朝儿子笑了笑,她把两个孩子赶进洗手间里,关上了大门后又走进厨房装多了一碗晚饭。

爆豪踮起脚打开洗手池里的水龙头,拉起轰的双手放在水下冲洗

水暖洋洋的,在手上冲过十分的温柔。

轰披着的衣袍被爆豪丢在了街边的垃圾桶里,身上只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短裤

白衬衫上已经满是泥渣

爆豪取下毛巾,沾过水后仔仔细细的抹了一遍轰的脸

轰闭着眼睛被爆豪擦掉脸上的泥巴,左边脸上的疤痕还有点痛,在碰上温热的毛巾时却有点舒服

“我叫爆豪胜己,你叫什么名字啊?”爆豪洗干净毛巾又挂回架子上,他转过头看着还在发愣的轰

“……我叫轰焦冻。”轰眨眨眼睛回过神来,他低下头,才发觉小小的手心里有另一份小小的温度。

“那我可以叫你焦冻吧?”是爆豪在拉着他的手

同样的名字是不同的人叫出来,自然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可以啊,胜己。”

光己阿姨今天做的是荞麦面

面发着淡淡的香气,饥肠辘辘的轰坐在爆豪的旁边,抓着筷子看着碗里的面

“诶呀,焦冻没有吃过荞麦面吗?”光己看着已经吃的差不多的爆豪,才发现轰还没有吃

吃饭前爆豪对光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话,光己才知道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叫轰焦冻,似乎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想着放假期间爆豪也是无聊,她也就同意了轰在家里留宿几天,不过一周后她得带轰去儿童机构

爆豪询问了轰的意见,轰只是点了点头

年纪小贪玩的爆豪为能陪伴自己将来一周的玩伴欢呼了一声,然后他抓起筷子开始吃面。

于是就有了上面光己阿姨的那个问题

轰回神,抬头看了看光己,他又低下头看着碗里的面

“嗯,是第一次吃……”

第一次能够这么轻松的吃饭,能够在饭桌上表露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突如其来的放松让轰有点无措,但他很安心,就像是长期穿着束缚衣的人终于能够伸展四肢

虽然很别扭,但是他很享受

很享受这一份温柔。

于是他也抓着筷子,吃完了这一碗面,看着见底的饭碗,轰咬着筷子询问能不能再吃一碗

光己笑着说当然可以,然后又给他装了一碗。

吃碗晚饭后光己收拾出了一些新的内衣内裤和两套爆豪的睡衣放在浴室里,催促俩个小家伙快去洗澡

爆豪拉着轰从沙发上跳下来,然后哒哒哒的跑向浴室

光己收拾起碗筷,听见浴室里传来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一时有些恍惚

突然觉得,其实生了两个孩子的感觉也不错呢

浴缸里的水热乎乎的,泡沫浮在水上晃来晃去,爆豪把洗头水挤在手里然后往轰的头上搓去,红白相间的发丝被爆豪揉着揉着,沾满着泡沫揉成了一条小小的冲天辫

轰把浮在水上的泡沫捞进手心,然后看着它们滑下去

水蒸气贴在皮肤上,晕开了温意

爆豪的手法有点粗暴,可能是第一次给别人洗头,但他还是很细心的洗掉了发间粘着的草根泥土,还有一些砂石

“诶我说你啊,”爆豪搓着轰的头发,然后把一只橡皮鸭放在了轰的头发上,“你是怎么跑到这边来的啊?”橡皮鸭在轰头发和泡沫里稳稳当当的站住了脚

“嗯……不记得了。”轰把手放进热水里,“就这样跑过来了……”然后他把鸭子从自己脑袋上拿下来,放在水上看着它飘来飘去

爆豪又拿出一只鸭子,放在轰的脑袋上。

冲水的时候,爆豪把轰压进了水里

浴缸里的水一下子涨起来,像是海浪一样冲出了浴缸冲刷在地板上

轰钻出水面,抹掉了脸上的水和泡沫,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上

爆豪那一头嚣张的像刺猬一样的头发此时也软下来黏在一起,就像是拔了刺的刺猬一样,看起来十分无害

轰突然笑起来,他伸出手抹掉了爆豪脸上的泡沫,然后环上爆豪的脖子凑过去把爆豪压进了水里

浴缸里的水又像海浪一样,哗啦的涨起来摇晃着

俩个孩子贴着身体,温热的水流缠在他们四周

夜晚的天空上,星星满天。

关上灯后的卧室显得有些阴森可怖了,爆豪侧卧在床上,轰躺在他旁边

“呐,你还没有说过你的个性是什么啊。”爆豪伸出一只手哗啦的变出一小串火花,像是星子一样滚落在指尖,然后如同昼夜更替时的星星般匿去了光影,“这是我的个性哦!是不是很厉害!”

爆破的火花映在轰的眼睛里,像是花火刹那间将夜幕变成白昼般,小小的火花也将轰的眼睛照的光亮

说到个性,轰又徒然回想起了自己的爸爸,父亲日日挂在嘴边的话语,无非都是关于“个性”的。一时间他就愣神了,安德瓦的面容在脑海里不停的放大,最后定格在他父亲那可怕的表情上

“喂,喂?轰?轰焦冻?”脸上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轰猛的回神才发觉是爆豪的指尖抵在他的脸颊上,指端还有十分微小的火花在闪烁

“真是的,你怎么总是在发呆啊!”爆豪收回手指,不爽的咬着下嘴唇,恶狠狠的看着他

“……抱歉。”皮肤上还留有那股酥麻感,一股淡淡的硝酸甘油的味道钻进了轰的鼻子里

“喂,你还没说啊,你的个性是什么啊?”

“嗯……是冰噢。”他故意隐瞒了另一半的火

“冰?是可以变出冰块吗?”

“是的。”

“诶……感觉好常见,是一种套路吧?”

“还有这样的说法吗?”

“我想成为大英雄!第一名的英雄,比欧路麦特还厉害!”

爆豪伸长了手臂抓向天花板,他指尖跃动的花火在黑夜里就像是星星,绚烂美丽

他侧过头,看着一旁面对着他侧躺的轰焦冻,露出了那时候还不是像一个大反派一样的笑容,纯粹又热烈

张扬又干净。

很刺眼,也很明亮。它就这么明晃晃的扎进轰的眼睛里,像是夏天的太阳一样猛烈

可是轰焦冻却甘愿被照耀着。

于是他偷偷拽紧了爆豪的衣角,“嗯,我也想成为英雄。”他轻轻的说,“就像你一样。”

第二天早上,浅浅的阳光透过窗户闯进房间,把睡在靠窗位置的轰的脸照的亮白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后,看见的不是自己熟悉而厌倦的那个房间,而是一个有些陌生,却实打实的散发着暖意的地方

轰半睁着眼睛坐起身,被子捏在手里感觉软绵绵的,他低着头发了会愣,身边的爆豪翻身一滚卷走了大半的被子

不是梦啊……

轰撇头看着旁边金色的脑袋,虽然还是一副迷糊的表情,但是大脑却毫无征兆的兴奋了起来

不是梦的话,就代表我真的出来了?

满心的欢喜压抑不住的溢出来,像是终于挥别了自我中心的束缚,心里一阵阵轻松和愉快

轰睁大了眼睛,清浅的阳光落了一地,他慢慢张开手指,光芒就这样从他的指缝泄进手心

“早上好……”刚刚起床的声音还有点低哑,但是轰还是笑着给手心里的太阳光说了声早安,“很高兴见到你。①”

光己阿姨做的早餐实在是好吃,轰咬着特制的三明治几乎是狼吞虎咽,异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鼓起的脸颊上还有点小小的红晕,坐在一旁爆豪抱着加糖的牛奶慢慢的喝着

“今天要去哪里玩呢?”光己擦着桌子问道

“要去市里的游乐园!”爆豪蹲下身系鞋带,轰也蹲下身穿上爆豪的另一双鞋子

“我走啦。”穿好鞋后爆豪拉着轰推开家门就跑了出去,肩上背着的小背包一跳一跳的。“路上小心啊!”爆豪母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似的,一路被拉着的轰听着觉得有点遥远,又觉得很近

但是手心里滚烫的温度,是挺近的。

两个人在游乐园里疯玩了一天,虽然几乎都是爆豪跑在前面,轰跟在后面,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尽兴

轰好像也是第一次来游乐园,不管是略显无聊的旋转木马,还是有些阴森恐怖的鬼屋,他都对此表现出一副好奇又惊喜的表情

俩个小孩子拒绝了工作人员的陪同,手拉着手往鬼屋里走去
一开始的大道很黑,就像是极黑的午夜时分,轰几乎看不见自己的手脚,但是右手心里通过另一只小手传达过来的热量在黑暗中是那么不容忽视

爆豪金灿灿的头发在黑暗里依然能够看得见,只不过那变得暗沉的颜色有点难以被发现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声音传过来

“没有啊,我是第一次来。”

“所以说第一次来才会怕的吧?”

“还好吧……”

“喂,我说,”那个声音有点断断续续,听起来有点羞涩或者逞强,“你要是怕了,那就躲我后面吧。”

“啊?”

“……反正我又不是,不会保护你……我很厉害的!”

“……”轰眨眨眼睛,然后把视线移到他们握着的手上,虽然漆黑一片,但是他也能想象出轮廓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啦!”

“……不,没什么意思,我是想说,”他悄悄抓紧了爆豪的手,“谢谢你。”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一地余晖了

爆豪把双手架在脑袋后面,摇摇晃晃的走着,轰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

“那个,胜己,”犹豫再三后他开口道,“你觉得,怎么样的人是走不出迷宫的呢?”

“哈?你想说什么啊?”爆豪侧过头来看着轰,轰的半张脸庞都笼在夕阳的焦糖色里,倒是和另一半脸上的疤痕诡异的对称

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白,他只是觉得他以前的生活就像是一个迷宫,自己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密密麻麻的乱成一团,他有点不清楚自己,不清楚父亲,也不清楚母亲

该是服从自己的父亲,还是一心堕入仇恨和执着呢?

他的人生就像是迷宫一样,绕绕弯弯的指向这俩个出口,一路上艰辛的寻找就是在摸索着出口的方向

“什么样的人走不出迷宫?这种事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当然是不在迷宫里的人啊。”

爆豪翻给他一个白眼。

“诶?”

“如果不在迷宫里,自然也走不出去啊。”

轰突然间的好像受到了什么启发,如果他从来不去思考这是一个迷宫,那么自然他也不需要去寻找方向和出口

虽然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好像微妙的懂得了什么

“是……是这样的吗?”

“真是的,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东西啦,奇奇怪怪的。”

“谢谢你啊,胜己!”

“突然间道什么谢啊……”

在晚上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轰突然把手伸到爆豪面前,“看,胜己。”

轰把双手张开,手心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冰雕,马马虎虎的可以看出是爆豪的模样

“做的好丑……”爆豪嫌弃的戳了一下,“而且会化掉的吧。”

“说的也是。”轰把小冰雕拿到眼前,仔仔细细的观赏起来,“我觉得不丑啊,明明很像。”

“什么啊?居然说我长得像这种丑东西?”爆豪作势过来掐轰的肩膀

“那……我再做一次?”

“做你个鬼啊!睡觉!”

这样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的,第四天安德瓦终于找上门来,轰坐在沙发上捏着衣角,爆豪站在沙发前抓着他的手
安德瓦首先是向光己表示了歉意,并感激她照顾了自己的小儿子

“好了,焦冻,快点回去。”

“臭胡子你闭嘴!”爆豪一副快爆炸的样子,护犊子一样把轰挡在身后

“胜己,不可以没有礼貌!”光己插着腰看着自己的儿子,“焦冻的父亲很担心焦冻啊,快点让人家回去啦!”
可能同龄的孩子之间都容易心心相惜吧,互相对彼此产生的怜惜,连本人都不知道

轰从沙发上跳下来,抬头看着那个一度让自己害怕的人,但是现在他却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眼前个子不高的小孩气势汹汹的站在他前面,像是替他拦住了恐惧与惊慌。

“胜己,”轰拉了拉爆豪的手,“我要走了。”

“哈?你什么意思啊,就这样跑掉吗?”爆豪一脸怒气冲冲的看着轰

“不是,”轰摇摇头,“你将来要去雄英吧,那我们未来在雄英见面吧。”

“我会努力变强的。”

“到时候再见面吧。”

既然你要成为最强的英雄,那我也要不断变强才行,要配得上你,要追的上你

然后才能一起并肩。

爆豪切了一声把头侧了过去,良久他才转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塞进轰的口袋里

“要是没见到你,我会生气的。”

“再见。”

坐在回家的车上时,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东西

是一个小考拉的挂饰,轰记得这是他和爆豪在游乐园买冰淇淋的时候送的

这么久以来各种各样的训练折磨的轰疲惫不堪,他曾经也想过自己所谓的变强究竟是为了谁,他不追求那些所谓强大的力量,父亲嘴里说着要他超越第一的英雄,成为最高的杰作,但是至今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谁?

以前的轰可能不明白

现在的轰到是明白了

为一个人而变强,想和他一起并肩

对于他来说,这才是最高的杰作。

回家之后仍旧是接连不断的训练,只是轰也没有以前那么消极和阴霾,一头扎进死胡同里,他变得有点期待,有点期盼未来

一段时间后的轰终于是明白了那个关于迷宫的答案

不在迷宫中的人走不出迷宫,只要他不把自己的生活当成一个迷宫,不把那两个选项当成唯二的出口,那么他也不需要去走迷宫,不需要去纠结

就把生活当成是磨炼,然后不断向前奔跑。就是这么简单。

开学季

轰背着包站在校门口,背包上陈旧的小挂饰还在一摇一晃
树叶被风吹落在地上,身边是嘻嘻囔囔的人群

他就站在未来校友们的中间,像是在等一个人

直到人群渐渐稀疏,他才后知后觉的转过头

一小抹的金黄出现在视野里

就像是风吹麦浪的时候

我总能想起你。

——还没有完的一条分界线——
加个小小的番外,嗯……关于轰和咔修成正果之后的一个个性事件吧,圆一下我前面的一个小伏笔hhh
交往预警☆

普通科的许多学生有着奇奇怪怪的个性,大部分都是不太具有攻击性的个性,只不过花样奇多让人有点膛目结舌

就比如说轰同学在饭堂一不小心中了隔壁桌的某位普通科学生的个性,好像那时候是因为在仔仔细细的嚼着荞麦面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危险。

虽然也不是很危险了

据那位同学所说,他的个性是转移,不过有时间限制而且被转移的东西也是不定的

不过看轰一下子栽进饭碗里的表现,估计被转移的是他的意识吧。

A班的同学们围在病床前面面相觑,时间限制也是不定的,谁也不知道轰什么时候醒过来

轰吃着吃着,突然间一阵天旋地转,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四周是陌生的树林,身上穿的是奇怪的衣袍

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小的不可思议

看来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回到小时候了吧。

对了,这个时候的我在干什么?

变成小小轰的轰皱皱眉抬起头看着将近黄昏的天空

对了,这个时候我从家里跑出来,一路跑到了这里……

再往前去的话……

轰一个激灵,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涌来上来

是和胜己的初遇!

回想起来的轰赶紧撒腿就往前跑,小小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脚底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钝痛

跑到街道前,轰却犹豫了

突然间回到了过去我们相遇的时候,那年是你拉住了我才得以让我们这两条线相交

那么这一次呢

你是希望我主动站出去找到你然后与你相遇,还是希望我依然在人群里奔跑,被你撞倒拉住,再次相遇呢?

轰站在街道这一头,看着人群的那一头

我能够再次见到你吗?

这样想着的他,迈开了脚步,然后朝人群里奔去

就在这一瞬间,天旋地转,轰猛的回过神,才惊觉他又回到了现在

啊对了。

他坐起身看着自己的右手

难怪我小时候怎么也想不起来是怎么跑到那条街的,原来是未来的我侵占了那时候的我的意识啊

说起来,就是刚刚那个意识突然转移回现在,才导致那时候的我身体突然一顿,愣在人群里,才被胜己撞到然后摔跤的吧

这样的话,不管我刚才做出了哪一个选择,我都会和胜己相遇是吗?

同学们已经离开了,就只有爆豪还坐在轰的旁边,靠着床边的墙睡着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

轰才发现窗外是星星满天,他小心翼翼的探过身凑到旁边靠着的人的身边,微微歪头附上一吻

舌尖小心的舔舐着唇缝,轰放轻了动作亲吻爆豪,直到探进了他的齿间,然后才堪堪收尾

最后他悄悄吻上爆豪的唇珠,隔着窗外星空,细细的舔吻
谢谢你,能够让我相遇。

——真·END

①:轰这里说的“很高兴见到你”里面的你指的是不再被父亲束缚的轰焦冻,指的是那个自由的轰焦冻,能够享受生活的轰焦冻,轰很高兴能够见到这样的自己

结尾是有点仓促了……
这是第二篇轰爆文啊hhhh谢谢大噶的喜欢!我会继续加油的!比心♡

评论(8)

热度(86)